美团做视频抖音搞外卖是“瞎折腾”吗?

所谓“超级App”,是指在一个大App平台上整合多元化的业务功能,这是移动互联网发展形成的主流趋势。

美团做视频抖音搞外卖是“瞎折腾”吗?

例如,支付宝和微信不仅可以支付和社交,还可以解决大多数消费需求,如吃饭、生活、旅行、购物和娱乐。高德、滴滴、哈啰等旅游应用。拥有越来越多的生活服务功能。

还包括在最近,备受关注的抖音,成立团队测试水上外卖预约,以及美国使团推出视频、图文编辑工具、内部测试短视频功能等。

互联网领域谈论最多的话题是“美团没有边界”,但实际上,每个大厂似乎都想打破这个边界限制,成为超级App,他们给出的理由无一例外都是“用户需求”。

1“用户可以使用,所以服务必须可用”。用户真的需要超级App。

在移动互联网的早期,App开发的主流趋势是强调简单和直接,专注于解决用户的特定需求。

然而,随着市场的发展,用户慢慢发现,如果你购物、打车、外卖、乘车、订酒店等。每个服务都需要下载一个独立的App,这将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用户真正需要的只是服务,不管是通过App、小程序还是其他方式来满足,他们都不在乎。

这也是“只做App工具,不做平台”的模式慢慢被用户抛弃的原因。独立App用户的留存率、使用率、转化率势必越来越低。

另一方面,用户更关心的是能否通过减少应用数量释放更多的手机存储空间和运行内存,让手机回归更流畅、更舒适的体验。

“其实任何事情都没有简单的界限,所以我觉得不应该给自己设限。”美团创始人王兴曾经说过,只要核心明确了——团将为谁服务,为他们提供什么服务?美国代表团将继续尝试各种业务。

从团购起家的美团,确实践行了这一理念。如今,美团除了外卖和店对店业务外,还拓展了葡萄酒游、电影、社区团购、杂货购物、出租车、公交、骑自行车等服务。

有意思的是,美团宣布上线打车服务后,与滴滴直接竞争后,有媒体曾问王兴,你说美团打车服务的逻辑之一是基于用户的需求。用户去餐厅需要打车,但是打车的时候可能还需要看淘宝。你为什么不去淘宝?

王兴回答:“我们也做新零售。”三年多后,美团甚至在App上增加了“电商”版块,让电商购物服务完全面向淘宝和JD.COM。

2020年6月美团市值首次突破1万亿港元时,各投资机构除了指出美团在在外销售领域的强势地位外,还强调美团是本土的生活服务平台,多维度覆盖用户需求,对增量业务有广阔的想象空间,这是长期受益于未来股价的核心原因。

“无论时代如何变迁,商业世界有一些基本原则是不会变的,比如为用户创造价值。”腾讯创始人马在回顾2020年时,也表达了满足用户需求的核心逻辑。

腾讯的QQ和微信从即时通讯开始,逐渐安装了几乎整个腾讯生态系统的庞大业务系统,如信息共享、娱乐互动、电子商务等,最终成为超级应用。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现在构成了腾讯生态的多元化业务。事实上,早在PC互联网时代,马就把它们视为用户的几大核心需求。

然而不难发现,互联网巨头的核心业务本质上是不同的,比如,社交是微信,支付的核心,消费金融是支付宝的核心,短视频是抖音,外卖的核心,美团是核心,出租车是滴滴的核心等等。

但除此之外,它充满了同质化。

以借贷为例。用户可以在微信和支付宝借钱,点外卖,打车,甚至刷短视频。每个家庭都在打造自己的金融借贷平台。

例如,要预订酒店,用户可以在微信,支付宝、美团、滴滴、抖音等应用中预订。其实这也反映了各大超级应用的集体焦虑。

这样的焦虑和布局并不是国内互联网厂商所独有的。

比如社交平台Instagram就拓展了网购和外卖点餐的功能。脸书拓展了出租车、外卖、电商、招聘、房屋租赁等功能服务。亚马逊在电商主业之外,已经打造了庞大的视频和音乐内容平台,并反向切入社交媒体领域。同时不断布局线下超市、生鲜等实时配送市场,抵御社交平台分流。

超级App的背后是巨人的无限游戏。

越来越多的“超级应用”真的只是一个满足用户需求的简单故事。其实这背后隐藏着互联网巨头商业竞争的野心。

“我没有这个生意。竞争对手先上线怎么办?我应该主动吗……………….

其中一个经典的商业故事是王兴和滴滴程维之间的打车大战。

2017年,美团突然跨界进入出租车市场,震惊程维。在放出“要打就打”的骂人话后,程维在出租车市场面对美团的同时,带领滴滴开展外卖业务,还试图进入美团腹地。

但值得一提的是,过去几年美团的业务仍然以核心餐饮外卖为支撑,出租车业务一度停滞;滴滴一直在强化出租车出行的标签,外卖业务早已沉寂。

历史总是相似的,当年美团突袭滴滴,现在美团被抖音突袭

近日,有媒体报道,字节跳动子公司抖音,成立了外卖业务团队,计划以“心跳外卖”品牌全力以赴进军外卖行业。拥有超过6亿日均活动流量的抖音,势必成为美团外卖不可小觑的对手。

相应地,美团也试图切入抖音的商业腹地

美团推出了编辑工具“美团皮皮虾”,为用户提供美食短视频、图片的编辑和修饰服务。这个工具的名字值得深思。字节跳动的一个应用叫做“皮皮虾”。

不仅如此,美团还被曝光了刷“短视频”的功能,目前处于测试阶段。

“有限的游戏旨在获胜,而无限的游戏旨在继续游戏.”王兴曾说,有限游戏就是把土地画成监狱,美团要完成“游戏观”的转变,转向无限游戏。王兴著名的边界理论就是基于这种商业逻辑。

这也意味着,更光明的数据、更宏大的资本故事、赛道上更多的竞争,将永远推动互联网巨头们奋勇向前。

其实也是如此。见互联网巨头在覆盖几乎各类用户需求的赛道上随处可见,如吃、住、行、买、娱。

这些拥有数十亿、数万亿美元的大厂的估值和市值规模,也是数百亿、数十亿、数万亿服务和赛道组合成一个生态系统的结果。

所以总的来说,互联网巨头们总是挂在嘴边的“基于用户的需求”,可能并不是他们生态战略和超级App方向的核心原因。用户是否真的需要这么多超级应用似乎并不重要。

更根本的原因是互联网巨头们想在这个无限的游戏中无时无刻不在“玩”,没有人想在某个阶段停下来。

在这场无限博弈中,互联网巨头的商业生态必然越来越大,超级app也必然越来越“臃肿”。未来,各种巨头的跨界布局和商业关联,大概率都会打上“用户需求”的逻辑和名称。

这一切看似围绕着用户,实则看似与用户无关。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淘网 » 美团做视频抖音搞外卖是“瞎折腾”吗?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